社交问答类网站 - 谁是领袖?

四月 11, 2011

社交问答是目前最流行的网络应用之一:Facebook刚刚升级了它的问答功能,TED也专门设立了一个问答栏目,而热门的Quora可以让人从专家那里获取最精准的答案。一位名叫Anthony Weiner的美国议员为了新健康法颁布一周年,在Twitter上搞了一个超长的马拉松式你问我答活动

每 个平台都有不同的特质,所以看起来没有一个单独的网站可以完全满足所有问答类应用的需求。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那些最流行的平台上的问答功能,总是会受到 钓鱼信息或是那些一知半解的答案困扰;另外一方面,这些大平台上用户的专业背景资料也不见得精准。反而是有一些垂直的问答类网站已经获得了成功,比如“Help a Reporter Out”。但是由于以下的种种原因,从Google到白宫,所有的人依然在寻找一个能够主宰这个领域的网站。

对负面答案的偏爱

专 业的民意调查很早就发现,公开的问卷调查总是会充斥一些充满愤怒或者非理性的回答者。传统的统计学喜欢用一个由著名作家Ann Landers发起的一个调查来说明这个问题。这个调查的题目是:”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你还会要孩子么?” 有超过70%的人回答不要,这明显违背了人类长期的价值观。因为总体来说,人类爱他们的孩子。 这样的调查结果,其罪魁祸首显然是对负面答案的偏爱,因为感到不满的人会更有参与调查的动力,并会去告诉与他们有同样经历的人一起来加入,从而进一步左右 调查的结果。

很多的网络问答平台也犯了和Landers一样的方法论错误:向随机的参与者公开征集答案。“America Speaking Out”,这个国会中的民主党议员向民众征集建议网站,最终就成了这种对负面答案偏爱的牺牲品。这个网站刚一开放就充斥了大群激进的保守党支持者和自由派 的攻击性言论。 当然,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但是所有公开的答案征集,从Facebook投票到Twitter上的一个提问,其答案的客观性都值得怀疑。

用以吸引眼球的问题

向 公众征集答案的方式,很适合那些喜欢哗众取宠的人(你可以想象一下你大学班级里那个喜欢回答每个问题的同学)。议员John Garamendi尝试着在热门的UGC网站Reddit.com里让用户们向他提任何问题,他很快就收到了2670条评论,但他和他的办公室后来却为了 在这些充斥着玩笑的评论中找到真正有意义的问题大费周章,最后只能用外交辞令向公众道歉:他无法回答所有的问题。

其中有一个用户用了超过 700个字的长文来讽刺教育体系,议员办公室只能这样回答:“Garamendi是众议院议员。你的问题虽然非常深刻和细致,但更应该提给你的州长和州立 法机构。”其它还有很多简短的问题,但这些问题显然不是真的要得到一个有用的答案。比如“你是否愿意给我们一个真正有意义的答案而不是满嘴空话?”

一周前,Fast Company和Eric Cantor议员办公室也一起尝试在Quora上进行一次问答。为了防止Reddit上那样的混乱局面,Cantor问了一个特定的问题“如何通过社会化 媒体来帮助来改善立法?”,我们事先恳求读者认真的来回答并最好能够引用例证。最后我们获得了一些答案,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是单纯的挑衅或者尖刻的指责, 真正有可行性的建议非常少。

旁观者引起的错觉

Facebook为了避免遇到公共论坛中容易跑题的缺陷,重新构建了 “questions”功能,在朋友圈的内部来分享问题。不过这样的规则又带来了新的问题,用户从朋友中可以获得的答案数量少得可怜。这很容易让用户产生 一种错觉:“我的朋友要么是回答不出问题,要么是完全不关心我”。

其实这里的根本原因是,向公众发出求助的信号会触发心理学家所说的“责 任扩散”。所有听到求助的人都会假设已经有人提供了帮助,而最后的结果是没一个人真的提供帮助。这种现象最初是在1964被研究和理解,一位妇女在纽约闹 市街头装作被暴力侵犯,心理学家成功的多次重复这样的行为,除了少数有正义感的市民外,大部分人会忽略妇女的哭声,因为他们注意到其他人也听到了同样的哭 声。

Facebook questions会让这种“责任扩散”现象肆意蔓延。提一个问题,有多少朋友回答过,答案是不是让提问者满意,甚至是这个问题是否问对了人?看起来似乎 都不那么重要。简言之,Facebook questions可能是一个方便的功能,但若要打造一个可靠的问答网站,则可能需要更有专业气质的独立平台。

成功的法门

小 一些的垂直问答网站反而碰巧发现了成功的法门,那就是特定的目标用户和有针对性的提问。就拿“Help a Reporter Out”来说,已经成为记者寻找新闻源、征求采访和新闻引用的热门社区。HARO已经得到了无数来自一流媒体的赞誉,尽管他们也碰到了一些为了博取关注而 发送垃圾信息的用户的骚扰。

另外一个成功的垂直问答网站是Innocentive。它是一个类似X Prize的 网站,向公众来征集一些复杂的科学问题的答案。其中的问题千奇百怪,包括如何安全地从飞机上扔下食物和水($20,000奖金),到寻找一种RNA检测技 术从而防止柑橘树病害($100,000奖金)。作为一个非典型的Q&A网站,Innocentive在发掘民间隐匿的科技高人方面非常厉害,如 果没有这个网站,这些民间高手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参与主流的研究工作。

Innocentive的成功是依靠高度的专业性和网站访问者的专业水平,这大大提高了众包的质量。普通的问答网站想达到这样的程度还有太多的路要走。

而对于企业和政府来说,对这种专业问答网站的需求,可能更甚于科学领域。Google用5000万美金买下了Aardvark, 它会根据注册信息和行为特征来为用户的专业程度评级,你可以通过Social Graph来为你的问题寻找合适的回答者。白宫也正在进行一项通过wiki来寻找专家的尝试。美国政府的联邦首席技术官Aneesh Chopra在Blog表示:即使是白宫,在寻找专业的、可执行的解决方案方面,也面临挑战。

因此,对于可靠的问答平台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如果谁设计的产品可以很好的满足企业级应用的需求,也许会成为未来互联网产业的巨人。

WebLeOn 编译自:Q: Who’s Dominating Q&A Sites? A: No One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发表评论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保持一致.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的创作共用协议

站点地图 | 关于 | 投稿